-

(*゚ロ゚)

*可能是rmb小时候的故事
班伏里奥小心翼翼地踩在羊毛地毯上,踮起脚尖摸索头顶上方壁灯的拉绳。他知道脚下这块质地精细的地毯价格不菲,也知道只需捉住绳子轻轻一拉,壁灯温暖的橘色光线将愉快地将这个小空间内压抑的黑暗驱除殆尽。
他几乎就要做到了,如果不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不合时宜地透过里间的门缝传了进来。他未加迟疑便迅速抽回手,以近乎惯性的姿态捂住脑袋蹲下闭紧了眼睛。片刻的沉默后是好友试探的声音——“班?”
他在手指的缝隙间睁开眼睛,首先映入眼内的是茂丘西奥系着丝带的墨色发卷和手执的金色烛台,火苗晃动跳跃着照亮滞留他眼中的深黑。茂丘西奥将空着的另一只手递给他。
“我和罗密欧找了你好久,再不下楼我们可要错过舞会啦!”
“……你还好吧?”不见好友回应,男孩语气中掺杂进少许担忧。
班伏里奥可不想要朋友为自己担心。他慌忙开口想说点什么,支支吾吾半天却只得将原因归咎于自己胃痛,又觉得自己嘴笨说错话似的连耳尖都涨得通红,抬眼不敢看茂丘西奥。
“不想去的话,”茂丘西奥吹灭了蜡烛将烛台放在一旁,凑近了些将手搭在他的肩上,思考片刻便贴近好友的脸颊留下一个吻。“我好像也感觉不大舒服。我们就一起在这待着吧,让罗密欧尽管来找。”
他歉疚地笑了笑,扭头在茂丘西奥脸上留下一个同样的吻。
等到半夜罗密欧终于推开门找到他的两位朋友时,他惊讶地发现他们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。